0371-22733099(客堂)
健康素食

从脑内革命到饮食革命

作者:释宏参   发布于:2008-12-24


      现在流行吃素

      素食主义其实就是一种心灵革命,

      心向素食亦是「放下图刀」的一种形式,

      对于自己的精神宣示不再沉沦于物质的深渊。

  在我最后一次劝人吃素的时候,那位仁兄讥讽地说:「吃素呀?希特勒也吃素的。」使我为之语塞。

  吃素与否,关乎人对生命的态度

  现在我几乎不劝人吃素了,因为我体会到,吃素与否,牵涉到人对自己及其他生命的态度,首先是个心理上的现象,绝非我们以「对你身体会很好」这类浮泛的说法所能改变。

  我开始比较会讲故事了,迂迂回回地,希望他们至少记得这些故事,在未来能够不吃别的动物的躯体,或无论如何尽量少吃一些。

  一个众生平等的极致典范

  一个我常讲的故事是从《贤愚经》(有说是《金光明经》)出典的,叫做「萨陲太子舍身饲虎」。故事大意如下:佛的前世曾是大车王国的三太子萨陲,有一天,三位太子入山游玩,见到一只母虎领著数只幼虎,因饥饿所逼,将食其子,三太子见状不忍,为救虎命,决定以身饲虎,使用谎言支走二位兄长后,脱衣投崖,置身虎前。没想到母虎实在太衰弱了,根本无力啖食,萨 太子于是重新上崖,用木刺破自己的咽喉,再度投身崖下,这回,饿虎吸吮其血,以啖食其身。

  二位兄长盼弟不归,寻路找去,只见弟弟已被饿虎食尽,仅剩残骸,不禁抱尸痛哭,悲痛欲绝,最后回报宫中,收拾遗骸,起塔供奉。这个故事是中国佛教壁画中表现最多的题材之一,仅敦煌壁画中就有十八幅之多。我常想,萨陲太子真是体现「众生平等」的极致典范,我们一般凡人,当然没有这种舍身救虎的悲壮情怀,但是每个人应该具有起码的反省能力,认识到生命都是难得的,人类的肉食文化既然寄托在无数动物的折腾之上,难道没有改进的可能吗?

  所以,台湾人一年吃八百万头猪,有必要吗?身体会更健康吗?其中多少又是我们倒在厨余废弃物里的?生命竟可以这样糟蹋吗?此外,当然还有鸡、鱼、牛、羊,据专家研究,脊椎动物濒死时都体受巨大的恐惧与痛苦,我们今天还能食而下咽,实在是由于我们不须真正面对它们死亡的情景。然而我们内心是知道的,知道自己杀生了。


  除了人类,一般动物极少为摄生以外的目的而杀生。肉食动物如猛禽科或一些猛兽类,也是受限于生长环境,经过数万年演化的结果,才形成它们身体的消化结构,一时难以改变。人比较不同,人是杂食动物,也就是说,关于要不要杀生,我们有完全的抉择权。最近西方科学人员甚至发现,只需提取制造某种特定蛋白质的人体基因,将基因植入谷类的种子,成长后的谷类,就会含有这种蛋白质,因此,我们会发现支持人类肉食习惯的最后一个藉口──为了营养,也很快就会消失了,这时,仅剩存的是人类对肉食口感的流连与留恋,而此口感与人类所有其他快感一样,是我们一般人非常难以克服的。


  口腹之欲越来越不易餍足

  二十世纪下半叶,随著物质科技的突飞猛进,加上资本主义提倡消费至上,以消费来刺激生产,以持续经济景气的循环,以致社会上流行及诱引大家「跟著感觉走」,把每个人的快感最大化,要开跑得最快的汽车,要住最舒适的房子,要穿最酷的衣服,吃的方面,则是吃口感最好的食物。看起来,好像人类是幸福多了,没想到种种「最大化」的后果,或许是能源耗尽、臭氧层破洞、拥有漂亮皮毛的动物惨遭灭绝…等,以及无数的生灵以速成的方式大量孵育成功,来满足人类越来越不易餍足的口腹之欲。


  物质文明虽然表面上丰美壮丽,却也使地球满目疮痍,环境品质曰益恶化,影响最巨的是人类以外的生物,包括动物、包括植物,物种多样性大量消失的程度,在整个地球数百万年的演化史上,只有在数次重大的灾难后差可比拟;而我们不能忘记,其中有那些灾难,曾经使雄霸陆地的恐龙为之绝迹。人类的智慧会比恐龙低吗?这点虽难肯定,然而至少人类不杀生的情操,曾证明比恐龙高明。

  人类有不杀的高贵情操

  几年前有一个研究,引起欧美学界的讨论,内容是针对美国内战里士兵开枪的纪录做调查,发现即使是战火炽热时,也仅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武器曾经开火,不到百分之十五曾经命中。专家以此来说明人杀人的困难,即使是杀敌人,因为 「敌意」是非常抽象的东西,当你意识到前面不远处站著的是一个活人,无论如何还是会有相当的迟疑。这个研究证明人类的确有不杀生的高贵情操,或许并非天生的,但假使比较鼓励内省的环境能够促成这种进化,便为人类社会的永久和平提供了努力方向。

  今天,诸如《脑内革命》这类的畅销书,固然从永保健康的角度,来提醒大家素食对人类的好处,可是服膺素食主义所富含的意义,尚超过生理健康的层次。素食主义代表的,也是人类与其他生物不平共处的一个开始,猪牛羊鱼鸡既不是人类生存所必需,又不是人类的敌人,我们何苦对它们咄咄相逼?何苦硬把它们带到世上来受罪?限制口腹之欲对人类发展永续的文明,有间接的促进作用,因为「和平与贪婪是永远无法共存的」(FRIC FROMN语),而争战杀戮(无论对人或其他动物)无法避免的,使我们必须面对毁灭与死亡的惨境。

  心向素时即已放下屠刀


  素食主义其实就是一种心灵革命。欲望不满的人,总是处在焦虑与向外索求的心理状态,他会千方百计或不惜做奸犯科去满足欲望,然而他是白忙了,因为根本无法以物质去填充心灵。一百个钟头的「血拚」(SHOPPING)也抵不上一个钟头的静思。人必须从为了衣食住行的无止境索求与焦虑中解放自己。心向素食亦是「放下屠刀」的一种形式,等于对自己的精神宣示不再沉沦于物质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