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22733099(客堂)
健康素食

诱人的香酥炸鸡背后

作者:释宏参   发布于:2008-12-24


  这次回到家乡,闻到满大街油炸食品的香味,想起两年前我做炸鸡鸭生意时的一段生涯,真的是不堪回首,希望有机会分享给大家。

  前几年有一次吃肉,不知为什么反胃,吐得很厉害,之后就一直也没再吃过,见别人吃也没什么感觉,就这样一晃有四年了。可是那天我在逛街,突然被炸鸡的味道给引得馋涎欲滴、欲罢不能,像是灵光乍现似的,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做这个生意,肯定会赚大钱!一个不吃肉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何况那些吃肉的人呢?嘿嘿……(现在想到这儿都有点汗毛直竖)

  这种感觉怂恿着我,似乎想都没想,连锁性质的小店开张了,就学了三天技术。其实哪里有什么技术?把那些已经宰、剖好的鸡、鸭,用教你的方法,拿配方腌制一下,腌制的过程其实就是加入添加剂的过程,第二天捞出来炸就可以了。

  按照总店教的办法制作,炸出来的鸡、鸭味道总不如他们的香;从总店进腌制好的鸡、鸭又没有什幺赚头,后来才慢慢明白,问题出在腌制过程中,原来用的料不一样,连锁推展方就是为了卖配方材料。

  听了有关人士的指点,才懂了:固定用传统的花椒、大料、陈皮、肉桂……等近20种可以让人见得到的植物配料外(就是飘在油锅料桶上面故意让人看的摆设),真正的内容是在约100只鸡中加入的骨髓膏、嫩肉粉、膨松剂、增色剂、增香剂、增甜剂(是一种比糖精还要甜60倍的东西),还有含罂粟壳粉的某种褐色物品,以及增加酥脆的添加剂等十几种搞不清是什幺东西的化学、工业物质。尤其是那种骨髓膏经过8个小时左右,把鸡鸭的骨头里都浸透了香味,最后还要放入5斤的味精。就这样,人吃起来会觉得骨头都很酥脆,香味浓郁,一吃还想吃、吃了就忘不了。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种闻起来香的让人馋涎欲滴的味道,是一种挥发性能良好的油状制剂 ,每天倒一些在炸鸡鸭用的油里即可,当油热起来的时候,200米甚至更远的人都能闻得到。

  每天那些买鸡鸭的人都排着长队,节假日更是供不应求。鸡12元、鸭15元,物美价廉,有的人买了送给父母、亲友,在一个100万左右人口的城市里迅速开了30多家这样的小店。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炸鸡鸭是我的课外生意项目),看着我的学生、家长、同事、以及各种熟识的面孔买走一只只鸡鸭,我的心里真是喜忧掺半,喜得是生意火爆,忧的是这简直是下毒诱食、谋财害命啊。

  最可怕的是我自己的孩子,明知这些鸡鸭根本不能吃,经不住孩子一直闹着要吃,心想,少吃点应该没啥事吧。最后限定孩子一周只吃一只,可那根本做不到啊,太香了,孩子忍不住。为了孩子不哭闹(就一个孩子疼还疼不过来呢),每次孩子要吃就把鸡、鸭只放点盐不用添加配方腌制,炸了给孩子吃,聊以自慰。没一个月,我那孩子就吃的,肉都横了。后来才知道,那些鸡鸭从孵出来,养21天最多28天就又肥又大,上市了。当时我就一直不明白,那些鸡在腌制过程中大腿骨为什幺那幺容易断。几周就长成上市的鸡,怎幺琢磨那玩意都觉得肯定不正常,一定少不了喂什幺药啊,激素之类的东西。可怕的是,这个判断后来果然得到了证实。这以后还不定有什幺毛病后遗症呢,现在想起来都后悔。我真的是良心不忍,奉劝那些宠爱孩子的妈妈们,快别让孩子吃那些东西了,那真的是在害他们啊!

  经常忙到鸡鸭根本就不洗,直接腌上了;腌汤由于太贵了,每次都不倒掉,最后都不知道究竟是什幺品质、浓度了,只要不臭掉就一直用。

  炸东西用的油,开始我用的是色拉油,而且定期换,后来人家说这样太傻冒了,放在那里一桶(40斤的)做个样子就好了。因为动物本身有很多油,越炸油不仅不少还会增多,根本就不用换油,还常常欺骗顾客说多少天换一次什幺的;除非里面的渣滓太多了才把油放出换点。各位朋友。不要以为这些换出的油没有用了,我可不会再那幺傻。当你们吃着香喷喷的各种炸串时,一定不会想:这些油从哪里来的,那些小摊小贩一般是去离自己店稍远的地方买这种不知用了多久的便宜油,反正没有人去检验。

  想到以前常常带孩子去吃炸串,心中真是愧悔不已。如果不做这一行,怎幺会知道这些?那些炸西式鸡腿的也是大同小异。随着和添加剂老板的熟识,他对我的戒心也没有了,原来还怕我是记者,听说以前记者爆过内幕,他们都想办法把事情平息了。添加剂门市的老板告诉我:石家庄、天津等国内货与台湾、香港等地的差异,用多少国内货相当于国外货等等使用技术,还说以后什幺技术都不用学,炸油条有“油条精”,蒸馒头、做饼干、烤面包以及各种饮料有各种各样看起来好看、吃起来好吃的添加制剂,也是各种奶油糕点、香肠、方便面调料等各种我的孩子常常吃的一些小食品的主要配料成分。我终于明白了,孩子6岁了,我到底对孩子做了什幺,望着孩子发胖变形的身体,扪心自问:我是真的爱我的孩子吗?

  原来孩子的奶奶、姥姥都说吃外面的东西不如自己做的干净,我觉得他们分明不舍得给孩子花钱,还找借口,我就这一个孩子,我的孩子就这一个童年,凭什幺不让孩子吃?可是,今天我明白了,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但总算为时未晚。

  那么让孩子吃什么呢?在如今这个时代,真是不知如何了。有朋友送来了西红柿,她说这是没有抹药的,我一看还很青涩的样子,她神秘的笑笑:比外面买的红彤彤的西红柿还甜,一试,果然如此。

  原以为红薯是长在地下的会好些,特意去找熟悉的农民一打听:也要用很多化学底肥和农药才能提高产量;原来孩子喜欢吃韭菜馅的饺子,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接触的一位学生家长说,他们家卖韭菜,也是用药水浇菜,少吃点好;以前炒猪里脊肉,1斤多肉只配点葱花就算了,自己那两年不愿意吃肉,总不能不让孩子吃,也是一个家长告诉我,她养猪什幺东西都喂,别让孩子吃那幺多肉,问详细原因,她也不说,只说她是为我们好。以前为了节约时间常常买所在城市中最大的食品超市里的包子、饺子,以为那里可信度要高一些。这位学生家长原来就是给这家超市送肉的,还回收肉皮,她趁回收肉皮时,让我看了里面肉馅加工的场地,到处是油腻腻脏兮兮的,肉的油脂上刮下来的一堆堆黑乎乎的东西没人去收拾,随手就一古脑绞到肉馅里。她还告诉我肉皮的几种用处,肉皮冻、卖到更小的店里、工业用等,即使坏了也没事,炸一下,多放调料添加剂根本没人吃的出来,如用这方法还实在压不住异味时,那也不能扔了,都是钱啊,可以做怪味鸡、怪味鸭、怪味……而她自己也开一家小饭店……

  源自非洲的一种热带鱼,在中国的餐饮圈很受食客欢迎,但北方不容易养,因为这种鱼只在9—13度水温中生长,又想赚这个钱怎幺办?只有刺激鱼在短期内长大,我舅舅养这种鱼很赚了些钱,看着那一条条肥胖的鱼,他总说少吃点,吃多了不好……

  现在有的农民种两种水田,米粒小、颜色不油亮、产量低的自己吃:粒大、油亮、产量高的卖给别人……

  做什么的不吃什幺,那幺,我们种了、养了,又都卖了,我们到底卖给了谁?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们到底要吃什么?尤其我们的孩子们,我们拿什么奉献给他们?饮苦食毒!

  我们买东西时,看什么呢?色泽、大小,凭感觉,而这感觉又有多少次是对的呢?

  支持传统种植(去联谊农民认购保证产品);购买绿色有机农产品;在家自己种各类芽菜;吃糙米、全麦面,回家吃饭吧,自己做饭,既温馨、又安全,我们每天忙碌,究竟为什么?是为了快乐幸福、追求有品质的生活,还是贪方便、图口感,自虐自残?!醒醒吧!

  特别申明:作者再三强调:“这些事千真万确,你们知道就好,可千万千万不能漏出是我说的,他们真的会杀了我啊!”鉴于此,编者模糊了一些细节,请读者见谅。

  在中国大陆山东省的一个经济欠发达县,有一个经营家禽家畜肉产品的养殖屠宰企业,每天光鸭子就要宰杀近三万只,被当地政府称之为‘农业产业化重点企业’、‘带领农民脱贫致富龙头企业’,其养殖户对想参观养殖场的人说:“原则上不接受参观,不是怕你了解什么,而是因为这些个鸡、鸭从小就在笼子里,几乎没有运动、每天吃大量的药、激素、合成饲料快速养成,从未见过阳光、绿草,也从未接触过外界、生人,常因看到生人或因大点的动静声响而受惊吓,折断脖子或心、肝等内脏爆裂而猝死,这种鸡鸭,养殖户及所有的知情人没有一个敢吃,造成损失太大,所以谢绝参观……”这样的养殖企业在国内、在全球不知多少。